栏目导航
社会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女子留下字条离家,家人沿河寻找发现一只她可能用过的
发布日期:2020-06-18 07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小周在柳州工作,他的姐姐周某某今年32岁,她和父亲及哥嫂一起住在来宾市区。

6月13日下午5时,父亲敲周某某的房门,但房里没有动静。

父亲开门进去,看到一张纸条上写着:“我走了,不用找我了,我这辈子活腻了,永别!”

大家赶紧报警。一家人从6月13日傍晚一直找到14日黎明,没有任何音信。

天亮时,有人告诉周家人,曾经于13日清晨6时20分左右,在来宾市的相思园一带看到过她。

小周和家人赶到相思园,沿着河边一路找去。在河边,他发现一个丢弃在地上的口罩。

两个月前,他从柳州给家里捎了一批柳产口罩,颜色款式和来宾当地买到的有明显的区别。小周断定,那是姐姐留下的。

在相思园的公共视频录像中,13日的清晨6时31分,周某某曾经走进了相思园,但在之后的视频中,再没找到她的身影。

相思园的保安告诉周家人,曾经在河边看到了一件包着口罩的白色衣服。一家人断定,衣服和口罩都是周某某的,口罩还在,衣服却没了。

周某某离开家时什么也没带,身份证、手机全部留在了家里。

小周试图从姐姐那台用了很多年的旧手机里找到些线索。他发现,姐姐的手机欠了各大网络平台大约5万元。

他还发现,大约在2015年起,手机拉黑了一名男子的电话和短信。一家人回忆,周某某大约也是从2015年起开始把自己“宅”起来的。

2015年至今,周某某没再工作过,也没问过家人要钱。但她时常会点些外卖,偶尔还会进行网购。每次家人问起,她总说“我自己有钱”。

“12日,我接到了网络借贷平台打来的催债电话。”听小周这么一说,一家人都说“我也接到了”。

小周的哥哥和父亲还说,接到电话后,他们还找过周某某,并和她说,欠各网络平台的钱总共不过5万元,家人可以帮她还上。

但周某某说不用,还说会自己调整好心态,过几天就出去找工作挣钱还钱。

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,

赶紧回家吧,

你的家人正在等着你!

来源 | 南国今报

值班编委丨陆月玲

值班主任丨陈韶烽

值班编辑丨黄莉莎

值班校对丨麦雪莉